12月13日

        天气变的好冷。原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天就已经下过

        回忆去年的那场大雪,回忆那个没有留下影像的雪人。回忆的时候太幸福,幸福的时候却太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什么影响,最近总是做梦,梦里的情节稀里哗啦的乱。类似一房间,除了一群老鼠,就是我。对待这种让我全身发毛觉得恶心动物,除了闪避还是闪避。结果做了一晚上的梦,跳来跳去了一个晚上。

        还有昨晚的梦,实在不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节,似乎梦里的情节又那么的合乎常理,从语气到处理事情的方法,都是10多年前映像的那般。

        最近,身边的朋友们或是太多感情事宜,都变的不太和谐了。总之还是那句话,于人于事多一些宽恕,不管他们俩个还做不做的了兄弟,总是别恨着,那就是不错是结局了。

        最近,妈妈的身体实在不好,刚解决了幽门螺旋杆菌结果血压又高了,早搏又严重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太过无助。

        剩下的说说自己,xvbin同学,你是想怎么样,真心就是期待7天以后的世界末日了吗?然后就不作为了吗?可是到底能有什么作为?

 

4月18日

        谢谢你。

        没有变化的声音,略带调侃的语调,至少这一切不至于在通话中便让我哽咽。

        曾经太多历历在目,知道如果不是祝福,继续纠缠那么最后的结局只回变成伤害。祝福就是最好的结局,这里面没有或许。

        生活已经无奈,不该在拖任何一个人下水,更别提那些曾经爱过我的人。可是,其实呢,翻开记忆,原来从没有一句真诚的“我爱你”。无非只有一个已经破碎的没有剩下一片蛋壳的“Ti Amo“。

        千纸鹤,九佰九拾九,如果一个一个的打开是否里面存在一些,从未看到的文字呢?爱情太多痴狂的时候,以我的情商实在是不适合。

        自从交过辞呈以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做噩梦了。可是昨夜那场梦又算做什么。它是在带我回到那个白的山顶吗。

        谢谢你,在同样的地方,你用了新的记忆让我进行覆盖。可是,原来依旧一成不变的是感伤。你很坚强我和脆弱,而相同的却是两个都不敢在爱的人。

        两个于有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