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日

        昨晚,一通意料之外的电话,一次意外的出门,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点。这是多少年以后再次见到那行白鹭

        仰视凝望,看着那变幻的队形,一个心形一个问号……

        是不是又是一样的轮回,没能去思考,脑子已经习惯性的空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说话,不喜欢思考。

        原来这只是无聊时候的消遣,就像我自己的思考一样。近一个月我总对自己说,自己不太需要爱情了,爱情太累人。

        回归冷静。

3月15日

        今天是感伤的一天。

        突然提到奋斗,突然提到米莱,突然提到向南。想起那首左边,想起那个爱至深的女孩。想起那条说长不长说段不短的防洪堤

        想起那年或许是“春天”,我和那个曾经深爱的女孩,约定好一起从头开始走,走完防洪堤那么我们这辈子就永远在一起。

        记忆中,夜很晚,防洪堤上基本没有什么人,我们两人冷清又浪漫着,路途上有趁着半夜无人,将吉普车开上防洪堤,却看着我们两人,羡慕的眼神和话语。更有紫金大桥上的那行白鹭。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浪漫到极点。

        只是,之后的日子,也因为这里面的浪漫。在伤感的时候总想看看那行白鹭,却再也不见。

        多少年后,最后的分手我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陪我将它反着走回去。返回的旅途中,再也没有了浪漫,只剩下我执着的说,我们牵手走过,那么牵手走回。她只能是拖着我尽快走完这段对我而言原本浪漫走过的路途,即使磨破脚,却一句不吭的坚持。

        忘记的东西太多,剩余的浪漫,写下来,算作一点感伤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