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8日

        纠结的5楼上课。

        昨晚做了个梦,记忆中被惊醒。梦见小白,小时候的样子,大约3个月的大小,刚好可以放在掌心。

        寝室疯掉了,下床蹲个坑也被抓住打双扣。我本来想睡觉的,哎。结果最后做了莫约两百多俯卧撑。集体手软……

        中午没上网,想她的要紧,万一她在我却不在的话,那我就要郁闷了。她上网难得的来。

        今天这老师有点恶心,自己在那里说。让我们再重要的事情都不准接电话,也不准我们出去接电话。结果自己在那里很委琐的接个电话就说:那个你们自己先看下哦。完全无奈,谁让她就是这么的jian呢。

        中午上课超级困,机房里,想爬下去睡觉,位置又不是很舒服。

        下课去吃饭,结果,又是几条长龙。长龙也就罢了,跟阿姨说,来个螃蟹,其他随便。结果给我打的螃蟹全是年糕。俩随便的还是中午的剩菜,最纠结的是还是那些中就已经没人愿意吃的菜了。哎。

        随便吃了几口,迅速跑会寝室上网,她真的在线。笑!

        只是,状态是忙,应该是去吃饭了。等着。

9月29日

        929?实在是想不出这数字有什么特别含义了哦。躺在自己的床上写下这篇日记。

        到家的感觉就是舒服,不用忍受那所谓的培训公寓。4个人窝在一个10几平的房间,太不舒服了。我还是喜欢家的感觉,一片的白色,一片的的清爽,没有烟味道。泡上一杯绿茶淡淡的茶香肆意在鼻尖。

        她说让我别告诉妈妈是她要吃,可能因为我觉得知道也无所谓吧。压根没记得这事情,妈妈一直问来问来我也就说了。哎。

        她就是不想跟我见面吧。本以为明天下午可能还可以见她两次,结果中午不让送了,让我直接到点送她回家的时候给她送糯米饭去。

        今天或者是昨天的电话,总感觉她没什么话说,猜想不知道她为什么打来却又沉浸在无声中,只是我一个人在说话,这样的聊天着时难以延续。聊天本身就就至少两个人的事情。这只是说聊天,爱情应该还是只两个人的事情。

        别以为这两句话表达的方式是一样的,有没有“至少”这两字意义可就大为不同了。

        她说明天不给我接她,她自己回家,也不知道她会出来不。暂且不想这事情吧。期望太多,失望太多。且不如,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