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

        这阶段培训结束喽。

        明天中午回家,也许是明天太过接近,却没有那种急迫。只是平静的面对一个时间,让自己放松好好休息,明早睡个大懒觉,然后醒来,吃个午饭,坐上回家的快车。

        回家第一件事情,洗个舒服的澡,再继续蒙头大睡。然后早早的起床,去给她做吃的。送去给她,虽然是一个我不并不喜欢的时间,我到是希望她就跟我撕混在一起就好。

        只是梦想和现实,总是会有差距。而且也许我的梦想和现实差距的不是一点两点。

        学会不要去要求太多,也别索求太多。把事情看的淡点,放宽心态。

        只是我在想,这样问自己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心理其实有点积压。我在寻找,把那些阴弥的情绪发泄出去的途径。藏着掖着不像是我的风格,这样的行为并不适合我。

        晚上又去了河坊街。好吧,我实在不知道这三个字正确的应该是怎么写的,因为我是没看到那里有这三个字的门牌。暂且就这样称呼吧。反正读音上应该是不会出错的。

        去给她买了龙须糖,又给妈妈买了条围巾。上次逛的时候,一味的在寻找给她买点什么,却忘记了妈妈。着时,不太应该。

        晚上她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给我,只是能我回到寝室之后,却没能说上几句话便说困了。好好休息。

9月25日

        心情复杂的一天,时低落,时高兴。

        只是发现她对我的影响力,太大了,随便一句话就能够让我的心情180度大转弯。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些像女生,至少在爱情上有些多愁善感。

        杭州的培训生涯即将告一段落。精打细算,十一前应该还有三天。其中还有两个考试,很久没有经历这种,每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的日子。捎带些紧张,不过结果还算能够接受,想象及格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培训中心,比较小气,四人寝室,不过室友还算不错。刘俊不用说了,兄弟。只是不知道是长大了成熟了,想的问题多了,还是如何,最近太过优柔寡断。思考的太过复杂,东怕西怕。

        张高辉,大学隔壁班的同学,虽然我实在想不起来,在一起上大课时有这号人物,当然,自己本身就不是个太多去关注一些,不熟悉的人。不过这十天的相处,的确挺意气的一个人物。可能是因为当过兵的关系吧。从军中的环境培养了这样一个人,他总是习惯早晨,起床时把被子叠成砖头。呵呵,我还是比较懒的,受他影响,也会去叠一叠。

        赵勇,据说算的上是个学长。当然,其实我并不喜欢称呼别人为学长,只是这个词语,能很容易描述出我们之间的关系。一个比较柔和的人物吧。暂且这么评价,他是个比较谦让的人。这是我用柔和这个词语的主要因素。

        原本写日记,是想用来描述自己的心情感受,却发现今天的日记不知该如何书写。想说这伤感而又有些欣喜的一天,只是因她而已。有时候是有在想,自己这样是为了什么,到底是否值得。可是爱这东西却又让我无法去衡量出这一切,去得出一个结果。

        也许就跟妈妈在几个月前知道我们分手了一样。她说,我儿子还会怕娶不到老婆吗?当时,也许真的我把它当做一句屁话。而现在回忆起这句话的时候,却发现。的确,我并不是那么的一文不值。而我的价值,只是似乎发现的人并不多。

        且让我自以为是的想。我有天下男人最难得的东西,却又是最伤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