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卡农》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有那么一个德国男孩, 10 多岁的时候因为他的祖国遭受了战争,他被迫和亲人失散 ” 。很久以前,这个叫帕赫的男孩因为战争,成为了孤儿,他跟随着同样受到战乱流离失所的人进入了英国,他们大部分语言不通,只能以乞讨或者偷窃度日。帕赫逐渐和其他进入英国的同胞失散,他流浪到一个镇子,这里风景迷人,民风淳朴,在这里,他甚至能乞讨到新鲜的面包。语言不通的帕赫只能伪装成一个哑巴,一天他来到这个镇子的一个村庄,在村庄漂亮的教堂外,他听到了优美的钢琴弹奏声,音乐不分国界,帕赫立刻就被这迷人的音乐所吸引。帕赫始终在教堂外徘徊,直到钢琴停止了奏鸣,他才从窗户往里头张望,一位琴师优雅地坐在钢琴前,如同抚摸自己的情人一样抚摸着琴键。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帕赫始终躲在教堂外倾听琴声,他不敢和其他的村民走进教堂,在陌生的国度,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异类。

         弹奏的琴师有着仅低于教父的地位,连镇子上的一些名流望族有时候也来这个教堂,倾听琴师的演奏,诚心地做着祈祷。琴师在第三天就注意到了帕赫,他看到每次演奏的时候帕赫就在教堂外倾听,又不敢步入教堂。琴师是个博学的人,年轻时他曾四处流浪,即便到了现在 40 多岁,他还是孤身一人,他决定将自己的余生奉献给上帝,希望自己的弹奏能够感化更多的人。一个月后,琴师收留了帕赫,帕赫成为了他的义子,他倾尽所有的精力,教帕赫识字说话,同时也将他的琴技和对音乐的理解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帕赫。

         帕赫凭着对音乐的疯狂痴迷和领悟,只花了数年时间就让琴师觉得自己老了,自己的义子在音乐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他。除了镇子上的名流来之外,平时的一些演奏琴师都让帕赫来完成,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已经成长为一个有着坚毅轮廓的青年,他已经被村子中的男女老少所接受。时间过的飞快,帕赫已经 20 岁了,他的义父也将近 50 岁,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镇子上最富有的盖布勒家来到这个教堂,盖布勒家年轻的次女芭芭拉是个全镇出名的美人,虽然还未到婚配年龄,她的父亲早已为她准备了一条未来的道路,那就是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

         芭芭拉对钢琴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有兴趣的只是帕赫,作为名门家族的千金,她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养,她无法向帕赫说出自己的心思。芭芭拉经常带精美的零食来给帕赫吃,相比而言,她更喜欢和帕赫相处,和帕赫交谈。帕赫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芭芭拉有着天壤之别,他受义父的嘱托,尽心尽力地教着芭芭拉钢琴。追求完美的帕赫无法容忍芭芭拉对于学钢琴的态度,他尝试了各种方法,甚至用责骂来对待芭芭拉。芭芭拉,可怜的孩子,为了能和帕赫在一起,她什么都乐意,那怕是帕赫骂她,只要帕赫和她说话,她就觉得无比开心。

         琴师的并重让帕赫越发焦躁,他回忆起自己和义父学琴的时光,他觉得自己不能再陪芭芭拉这么耗下去,他脑海中有太多的乐章,他要把它们写出来。终于有一天,帕赫对着芭芭拉大发脾气,他甚至说出了让芭芭拉滚蛋这样的话,芭芭拉伤心地回到家,他的父亲又带给她另一个沉重的消息,他已经帮芭芭拉定下了一门亲事,将在不久之后完婚。琴师将自己的一生终于全部奉献给了上帝,他离去时满足地拉着帕赫的手,说帕赫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天使。帕赫没有接替琴师的职位,在得知自己的女儿一直在和这个青年学琴,甚至对帕赫产生了爱慕,芭芭拉的父亲托人将帕赫招入军队,前往战场。

        在帕赫前往生死未卜的战场,芭芭拉受到了父亲的逼迫,提前举行婚礼。在举行婚礼的前一个星期,芭芭拉偷逃出来,在她和帕赫坐过的琴椅上,她抚摸着琴键,就像抚摸着帕赫的脸庞。芭芭拉用一柄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她伏在钢琴上,任由鲜血流落在教堂的地上,她仿佛觉得帕赫在她的身后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敲打着琴键,他们就像合二为一,倾听着美妙的音乐。芭芭拉的父亲勃然大怒,他甚至想找到司令官秘密处死帕赫,战场上的伤亡是如此之大,司令官安慰他帕赫绝对会死在战场上。

        经历了义父过世,又被应征入伍,帕赫无比怀念在教堂弹琴的日子,无比怀念芭芭拉,他明白芭芭拉的心,只不过当时他对完美的追求蒙蔽了他的眼睛,他本该早就发现,芭芭拉爱着他,他也喜欢着芭芭拉。每天夜里,他在脑海中勾勒着芭芭拉的轮廓入睡,他想为芭芭拉做一首美妙的曲子,作为礼物奉献给芭芭拉,同时,他要向她求婚。每当战场艰苦的时候,九死一生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芭芭拉,她的音容笑貌,她在他弹琴时偷偷望着他的漂亮眼眸,他用尽他的全部心血来谱写这首曲子,他借鉴了前人,又在基础上加上了自己对音乐和感情的深刻理解。

        当他带着写完的曲子和留下了不少伤痕的身体回到镇子,他却再也找不到芭芭拉。村子中的人告诉他关于芭芭拉的事情,他在盖布勒家漂亮的庄园前大声哭泣,他祈求每一个路过的人告诉他芭芭拉埋葬的地方。他哭得声音嘶哑无法说话,眼睛肿了起来无法看清,芭芭拉的父亲容忍了他,但是也告诉家里的所有人,不能透露任何芭芭拉埋葬的地方。帕赫被村子中的人抬回了教堂,他抚摸着琴键,就像抚摸着芭芭拉冰凉的小手。

        一个星期后,帕赫邀请了村子中的所有人来到教堂,他从怀中拿出谱写给芭芭拉的曲子,忍着泪水弹奏了这首曲子。就像水 ** 融,萤火虫环绕,曲子中的曲调紧追着另外一个,它们追逐在一起,缠绵在一起,直到最后的一个和旋才紧紧融合在一起。 “ 现场听的人都留下了泪水,这就是你刚刚听到的曲子,来自帕赫贝尔所谱写的《卡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