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

        现在已经是凌成1点钟,奇怪的心情。

        我发现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又或是从小接受过的是那种全无约束的家庭,让自己太过放纵自己,从来没有学会从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跟直白的人说话有时候真的会懂得很多,至少今天理解了不少。

        “外在决定两个人是否会相爱,内在决定两个人是否会永远相爱。”这句话其实说的相当有内涵了。

        爱情其实是相当有梦幻的东西,之所以梦幻是因为它总是和现实挂钩。年龄大了,烦恼也就多了,顾虑也就多了,就算我想不顾一切的做些事情,却也没有那些个能够陪伴着一起去做这些事情的人了。

        所以该如何呢,一如既往的,只学会了如何删除表面上的。却从没学会删除心底的。

        一个没有生活的人

2月15日

        虽说已经凌晨,甚至天都已经快亮,我却明知再过几个时辰,我是有事的人。只是睡不着。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只是没有一件让我懂得什么,想开什么……

        “读者”是否还在,看来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次单身,应该就是在这个点钟左右,实际上的时间应该更早些。只是倔强的想把昨天的日子过完而已。

        夜将明,我未明。每天每日这般混混碌碌的过着日子到底算做什么。没有梦想的人似乎真的太过落魄太过绝望,像是孤魂野鬼般的。

        想问,你还好吗?你还好吗?只是却问不出口了。

        发现这一切的一切只有我变了,所有的人都没变,只有我变了。难道是我不在适合这个环境了吗?被排斥了吗?还只是我无法适应了,不再会适应了。

        去年情人节

2月12日

        做梦了,对我而言这是个噩梦。梦里的情节关于逝去的爱情和沉痛的友情。

        ……

        我很想把梦的内容写下来,写了好几遍,表达的都不那么如人意。

        然后我才想起,这是日记,既然本身就是一个噩梦,也没有什么值得努力记录下来的了。

2月2日

        看着日期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情人节即将临近。

        那时候我们还不懂,什么是孤独。

        现在的我,很相信顺其自然,很相信自己将会永远的孤单。别说我不在意,只是就算在意了又能怎么样呢?我只不过是把一切看得更开了。

        爱情像是一把双刃剑。出剑的时候,伤了Ta,也伤了自己。不合适的在一起,除了伤害还是伤害。

        原来,我是真的受伤了,不敢再爱了,也不想再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