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

        睡了一整天,即使已经醒来却,还想入睡,只为看到梦中的那个人,不愿醒来后的孤寂。

        梦里的故事结束,起床后看了部电影,《海上钢琴师》,169分44秒,估计是我看过的电影里第二长的了。

        关于海,从出生到死亡都没离开那艘船,走到陆地上。

关于双十一

        最近太多以“关于”开头的文章了,本来想放弃这个文字头,思考思考便罢了。这只是懒的一种表现。

        今天是个对折的日子,万恶的商家们,利用各种能郎朗上口的节日进行着圈钱的活动。作为一个商家,今日你若没有对折就像是对不起人民式的。

        2012年11月11日零点,中国网民对国内最大的C2C交易平台淘宝网和B2C交易平台天猫网,发动了猛烈的DDos攻击,疯狂购买刷新支付页面,导致淘宝和天猫的支付页面出现频繁无法打开的情况。发动攻击10分钟后,支付宝交易额瞬间就突破2亿5000万,目前攻击还在继续……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2012年12月21日下午3点14分35秒,火热的末日预言,似乎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或瞬间或永恒。

关于失去的地平线

        有时候,我总是那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时而选择狠一个人,却又找到了另外一些借口让自己觉得不该狠。

        我思考过很多,好比有时无意间读到了自己的文章,然后发现一切的一切依旧未忘记。是否真的就像自己说的一样,天蝎座是个记仇的种,又或觉得是一个最容易颓废的种?

        我很奇怪自己,却也知道没又任何一个人懂我,包括我自己。有人说心里太多秘密所以不太幸福。其实秘密和幸福无关。不如爆爆家底。

        我想已经持续了蛮长的一段时间,看看签名看看微博看看百度空间。做这些无非是懂得,给不了那些要的,然后选着放弃?好吧,这所谓的“放弃”是否有些虚伪。Hi,问你呢,为何放弃?还是我们都懂。我们的心里总是住着一些难以忘怀的人了?其实每一次的放弃,只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诱因而已,从来都不是因为谁。我一直不太清楚,如何证明自己已经忘记。忘记你们的所有。

        不,我真的是有太多的秘密,我充斥在一个由我自己编织的巨大谎言的里。我回头思考,对了,我欺骗过谁,又没有欺骗过谁。每当我说一句话的时候,我心理之前又是否有过同样的想法。

        其实这一切挺有趣的。记得,有一次在我鼓起勇气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某人告诉我她不相信,不信的理由有些有趣。当时应该是有些措愣,她竟然没发现那是我第一次说,或许也将是最后一次对她说了吧。脑子在不断回忆,一些过往。只是想证明没有欺骗过她吧。结果,至少现在我已经发现了一次,应该是情人节以后的事情了吧。

        每次看自己的文章,我总会伤痛,或许你也是一样的吧。

        偶尔失眠的你和长期失眠的我。

        我们是否都该鼓起勇气,真正删除一些东西,例如失去的地平线,例如蓝色~旋律。

关于收藏夹

        带着一股只烦躁的心情,点开收藏夹,试图从中找写能够消磨时间的小说或是电影。看着那一本本看了一半遍看不下去的小说名称和章节数。随意选择一篇,心不在焉的阅读,但终究唾弃那些毫无文笔的YY的情节,最后只好痛下杀手,选择删除。

        删除,删除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尽然有那么多本。原来收藏夹里也算做是人生的另一种写照,里面有过往的事情。看过的小说,喜欢的电影,甚至与写过的作品。

        看着一行行参考代码,一幅幅参考的图片,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无能。国人的通病?拿来主义!No No No,这不该是我的借口。

        昨晚,想着会自我学习的验证码识别程序,然后开始思考,从位图分析,到特征码,甚至模糊逻辑,最后想到了人工智能。其实这一切的一切是一个死胡弄,一条不切实际的道路。

        从理性角度分析,即使我有100个样本,并且知道这100个样本的结果,位图即使能分析出使用哪些操作方法可以得出样本结果,但是方法从何而来,而每一张验证码不是都那么简单的只使用一种方法就可得出结论,那么他需要多少总方法的整合了。即使我知道到底需要那些方法能解出样本结果,而这些方法里又存在多少种排序的?

        好笑,可笑!

        失去的地平线,失去了地平线之后似乎应该想描述的是目距短了吧。那是不是该说自己是个井底之蛙。而我真的像是总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徘徊,徘徊。

关于回忆

        今天看了2012版《全面回忆》,剧情里少不了各种科幻的东西。一切只有你想不到的却没有做不到的。

全面回忆

        应该是对美剧的强烈不信任,从开始主角的去记忆提取中心开始,我一直觉得主角只是在记忆中,不管剧中是有多少的暗示。

        有人评价这是一部类似盗梦空间的电影,我到觉得可能相差太远。去记忆提取中心的导火线是失业,既然本身主角就是一个被监控着的人,那么怎么可能会让主角发生这么意外的事情,以至于让他去实施去记忆提取中心的想法。这一切似乎总让我感觉那么的不符合逻辑。

        从最后他选择杀死他的妻子,这点我觉得他在记忆中,并且他喜欢在他营造出来的这个记忆。

        转眼去想,其实大部分人都是一样的,总是自己给自己编织一个看似完美无暇的梦,却最后在梦中沉沦

        我不敢编织,却也得到了另一种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