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

        回到家,看看电脑,左下角的时间停留在2:14。然后想起今年那个情人节,略带坑爹的夜晚,愧疚的夜晚。

        最近总是听着任贤齐的歌曲,清一色老歌,回到那个小学的年代,记不清楚是那年,只知道是1年级至5年级之间,而后住在那个老房子的三楼。在那里发生过很多故事,最深刻的竟然是一个噩梦。

        梦到,三层楼,直接跟二楼截断,恐怖的梦境。

        又想到,那个任性的我,忘乱摆摊的人的伞上丢鞭炮,结果人家拿着菜刀冲过来。当时果断是吓的很凌乱。

        前几日,尝试将博客——失去的地平线,转移到HK的空间,结果那不稳定的结局,没几日,重新改解析,转回鼠窝,还是鼠窝才是安定的地方。

        由心的感谢老鼠,给我们这些吃白粮的人一个安家之处。

4月28日

        即将走到起点,一切回归原点,下面的路依旧迷茫。

        或许就跟那首歌一样,“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只要你愿意,让梦划向你的心海。”想着爱情不再……那么事业总会有所不同。

        网络公司?电子商务?网络社区?……真是有够迷茫

        2012这样的年头,只要有流量,便有了一切。为流量而奋斗。

         对原本给予的解决方案犹豫,现在可以结束了,飘渺的东西终究是飘渺的,并不是说说就能解决这一切。

        一句“主任觉得,没必要。”我懂了。呵呵,思考交接真是没意义的交接。

         闪起,明日最后一天! 

         离职必做事宜:

                1.办公电脑数据格式了一遍再一遍,保证隐私数据不遗留。

                2.个人作品备份,备份再备份,保证以后求职道路留下轨迹。

                3.离职手续果断不能马虎,个人权益该保障的还是要保障!

4月18日

        谢谢你。

        没有变化的声音,略带调侃的语调,至少这一切不至于在通话中便让我哽咽。

        曾经太多历历在目,知道如果不是祝福,继续纠缠那么最后的结局只回变成伤害。祝福就是最好的结局,这里面没有或许。

        生活已经无奈,不该在拖任何一个人下水,更别提那些曾经爱过我的人。可是,其实呢,翻开记忆,原来从没有一句真诚的“我爱你”。无非只有一个已经破碎的没有剩下一片蛋壳的“Ti Amo“。

        千纸鹤,九佰九拾九,如果一个一个的打开是否里面存在一些,从未看到的文字呢?爱情太多痴狂的时候,以我的情商实在是不适合。

        自从交过辞呈以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做噩梦了。可是昨夜那场梦又算做什么。它是在带我回到那个白的山顶吗。

        谢谢你,在同样的地方,你用了新的记忆让我进行覆盖。可是,原来依旧一成不变的是感伤。你很坚强我和脆弱,而相同的却是两个都不敢在爱的人。

        两个于雪有关的故事。

4月17日

        最近几日,好多次总想写点什么,苦于失去的地平线博客后台无法访问,几次都没写成什么。

        总感觉裸辞压力很大,却又觉得是一种解脱。

        对于工作,我想依旧是这样一句话就略过现在的状态。

        对于爱情,依旧迷茫。以前的习惯是每日上下班看向那个窗户,而现在的习惯却变成了每日看向那个位子,那个背影

        对于那个背影着实亏欠太多,有过浪漫有过矛盾,只是回想那些矛盾自己从未让步,总是等待她的让步,结果一步一步又把自己送回深渊。感情是一段互相谦让的过程,是我没做到谦让,又或是心中有一个结,影响了自己的判断能力,只是一直在要求,毫不让步的去要求,最后她无法承受,面临支离破碎。

        人总是这样,失去以后才会回头发现看清原有的事实,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是我没有太能够去珍惜。

4月4日

        谁TMD再给我看凄惨版爱情故事,我TMD的跟谁急!

        这些年总是太多凄惨版的爱情故事充斥着我的世界,这样的那样的。但是,他们总是永远有这样一个共同点,总是一个多年的情感,似乎都没小于4年这个数字。

        是怎样,4是有多恶劣,它是有多龌龊,无非只是跟死字同音而已,可是这是他的意愿吗?

        到底是先有了4还是死字,你们曾可知晓。

        我早已经是个不能看爱情电影的人,不代表身边的人,每天用着生活演绎着爱情故事。我已经受够了这一切,如果一定要这样下去,我唯一能做的是从我的世界把你们全部清除。

        且让我这个爱情受个伤的人,平静些。

4月1日

        天呐!

        原本今天请了年休,打算睡到大中午。可是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她订婚了,梦到她清晰的样子,梦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

        一通电话,从没想过能接通的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瞬间眼泪停不住的流下。我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仿佛她就在面前。

        几次那般的“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似乎要让我以为她已经换了号码。人生起起伏伏,难道我从未走出来吗?为什么任何关于她的都能让我落泪。

        一通电话,心跳加速的快要窒息,胸口传来阵阵不知如何描述的沉闷。

        她还记得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