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

        三,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数字。

        一段路,二十分钟,三次走过,三次伤悲后的路途。

        三次见面,两次落泪,剩下一次,强忍着打转的泪珠不落下。

        我给自己多的或许,太多的可能,太多的幻想,太多的太多……

        现实呢,太多的感伤,太多的失望,太多的太多。

        无非是这样一个故事,这样一个结局。不,或许不是结局——但是,我总是知道这并不是开始。

        太容易投入其中,太容易把自己伤害。原来这一切无非是因为,我最不不在乎的是我自己。

        今夜无眠,从未面朝大海,无法春暖,更无花开。

一夜三梦

        一夜,短短5小时,三场梦,三个人,其中一个是自己。

        清晨,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回想昨夜梦境,原来这里面的故事,很多。我开始猜想,是不是真的应该有那么一个盗梦空间一般的二重、三重梦境,让故事变的真实。

        看着那张温州乐园的旋转木马,情绪有所波动。却引发了第一个梦。

        第二个梦,情景中只有孤单一人,这又是在寓意什么呢?

        或许5个小时正在通话中,是最后一场梦境的诱因,结论呢?

3月26日

        这该是怎么样的一天呢?!

        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

        清明节开始临近,这个讨厌的节日,驻留了太多不算太好的回忆。

        我是不是不太适合喜欢一个人,总发现因为这样的事情伤害了自己。或许真像之前说的那样,我本来就是该等待别来爱我的。

        敏感?为什么,总有这些那些事情触动我的神经?总会让我自己崩溃。是我太容易在乎吗?

        那么,可以不在乎吗?

3月18日

        周末的时光,大多挂着吊瓶度过。

        某同学今日,又给我回电,心中难免激动。去思考去回忆点点滴滴,寻找一个会让我无所顾忌的付出的女生。而似乎这样的女生其实就在眼前,成与败,总就在前方,期待一次浪漫约会,一次牵手,嘴唇在她额尖轻轻的触碰……

        原来,想想才发现,我对她有太多的期待。

        天气开始转暖,寒冷的借口已然不再,是否该开始做运动,出出汗减减肥,增强体质。是否该停止吸烟,让烟雾不再环绕。

        25岁的年龄原来会有太多的思考,总在思考人生,思考事业,还有那个一直在思考的幸福。幸福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至少我知道幸福是快乐的,是简单的。

3月15日

        今天是感伤的一天。

        突然提到奋斗,突然提到米莱,突然提到向南。想起那首左边,想起那个爱至深的女孩。想起那条说长不长说段不短的防洪堤

        想起那年或许是“春天”,我和那个曾经深爱的女孩,约定好一起从头开始走,走完防洪堤那么我们这辈子就永远在一起。

        记忆中,夜很晚,防洪堤上基本没有什么人,我们两人冷清又浪漫着,路途上有趁着半夜无人,将吉普车开上防洪堤,却看着我们两人,羡慕的眼神和话语。更有紫金大桥上的那行白鹭。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浪漫到极点。

        只是,之后的日子,也因为这里面的浪漫。在伤感的时候总想看看那行白鹭,却再也不见。

        多少年后,最后的分手我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陪我将它反着走回去。返回的旅途中,再也没有了浪漫,只剩下我执着的说,我们牵手走过,那么牵手走回。她只能是拖着我尽快走完这段对我而言原本浪漫走过的路途,即使磨破脚,却一句不吭的坚持。

        忘记的东西太多,剩余的浪漫,写下来,算作一点感伤的回忆。

3月12日

        终于在今天画上句点。

        期待着和一个纯洁的人,谈一场纯洁的爱恋,进行一场纯洁的婚礼。

        那是一个曾经的梦想,当梦想破碎后从却未想过在这样一个本命的年份机会再一次降临。

        使出浑身的力气,努力想抓住,伸出手却从未触碰。

        或许和以往一样,失去的地平线里的失去二字意味着当我失去了快乐,所以才会在这留下一笔。

        走了一步又一步,我才发现自己只是绕了一个圈,依旧还在原点。终于我分辨出,原来这只是一场宿命。就像我知道明天是3月13日,而大后天……

        我想我该走远,跟冬天告别,和原本属于我的“春天”告别。

        沧海桑田……

工作感言

        2010年踏出大学校门,首先迎接的是就业。因为自己对编程的热爱,选择了网络公司这样一条路子,初出茅庐没有社会经验,接连碰壁,甚至打算放弃在这个行业发展的时候却迎接来了第一份工作,一份网页设计师的工作,直至升至设计总监到最后的离职。这六个月的时光使自己充实了许多,努力工作也养成了尽快做完手头的工作,剩余的时间用作学习的习惯,当然这和那时的工作环境以及领导的支持是离不开的。

        粗略计算在省10000丽水区域中心已经有18个月。

        不管在哪里总是有着这样一条原则,实习期。实习期是人用单位对员工的一次考核,也是员工表现出自己能力的时期。略微不幸的是,因为专业不对口,以及平时用作与人交流多少时间实在太少,在这个阶段实在没有太好的发挥。

        从丽水实习,到舟山实习,以及回到丽水后区域中心陆续开始承接六个本地网话务,相对一个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承接经验的丽水而言,这一任务是艰巨。而承接后面临的各种话务指标、团队建设也将是一项挑战。拿破仑有过这样一句话:“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以在这种时候,我也努力向中心重要岗位发展。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最后的竞聘失败的确让我感受到了挫折。而在这个时候胡经理将我分配到技术支撑组,定位在一个跟编程相关的岗位。刚开始时的开发任务很重自己略微估算,能直接码代码直接码到年底。努力尽快完成任务的过程是辛苦的,但我们团队的氛围和工作内容依旧让我感觉是快乐的。

        随着中心的建设和各项发展,省公司对丽水区域中心的期望值逐渐攀升,中心领导对各个部门的要求也逐渐提高。对工作而言这样的提高是有必要的,这样的逐步提高是增强员工能力的一个很好的方针。但是,这个时候开始各个部门之间开始推脱责任,推脱工作。面对10000号这样一个几百人的大团队,发生这种事情不可避免。但是我们毕竟都在同一幢楼工作,能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也很多,完全是可以避免这种事情的继续蔓延。但是面对“我不会做”,“这个应该你们做”,“这个你们比较熟悉”,“这件份数据很重要将影响话务指标”,这些话语我们无力了,我们以区域中心为重,多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从2011年下旬开始,这类事情变的越来越多,甚至于整个技术支撑组都处于在一个疲惫的状态。我可以经常看到我的团队里的同事在做一些数据,而他们在做的事情竟然是将报表里的一些整合,通过运算又得到另外一些处理过的数据。当时我就在思考,这是在取数据还是做数据分析。如果这不算数据分析,那么将这个月处理好的数据和上个月处理好的数据做个对比,告诉领导说这项升了,这项降低了,该怎么改进,这样才算数据分析吗?

        这让我想起了一份区域中心的试卷,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来自竞聘值班长的考试题上。当时卷子的题目要求我们做数据分析,提出针对表格内员工每个人的改进意见。而卷子上的数据表格里只有一些未经过2次处理的基础数据。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做这样的思考,其他部门要求的“取数”,是不是就是在叫我们做数据分析呢?可是技术支撑是否需要做这个“数据分析”呢?

        我们班组人丁稀少,算上主管才4号人马,不比前台,也不比其他班组,动辄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而我想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是技术层面上,其他班组的确是完成不了的,并不是做一些明明他们自己能做或者他们学着做了一两次就能学会如果去做的事情。我想Excel用来用去无非那么几项操作,简单点的到复制、剪贴,再到加减乘除运算,再复杂点也不过那么几个函数,外加一些排序、表透视。即使真的不会用,愿意去学,愿意去做,难道真的学不会,用不来吗?如果真是如此我想我们班组真的需要补充十几文员来做这些工作了,我们只有4个人,没办法完成500多号人的工作量。

        中心承接一年多了,坐席的问题也开始逐渐爆发,领导们以及值班长们,执行着这样的理念,有问题找技术支撑组,用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从来没有追究过根本,这些事情根本在于人,在于使用的人。为什么我们区域中心总会出现一些工作时间不和谐的因子。为什么其他区域中心就不会出现这些因子,我们使用的都是同样的客服系统,同样的电脑。到底是因为其他区域中心的员工自律呢还是因为他们的班长、值班长管理的比我们好呢?通过客服门户BUG,不接话务;通过电脑乱使用U盘,造成电脑中毒;上班用手机连接外网,看电影;电脑里存放游戏、小说;甚至于随意更改电脑设置造成无法使用,这些种种事情都是人在作怪。技术层面上这些根本就是防不胜防的,就像WINDOWS操作系统,三天两头的在修补着漏洞,如果没有人开始去利用这些漏洞那么还需要修补吗?微软没有办法去限制用户的操作行为,并不代表我们就无法去限制员工的职业操守。

        中心是新成立的,总会有很多需求,这是正常的,也是发展的必经之路。但是,我总会接到这样的需求,XXX因为什么需要,要求开发XXXX系统(模块),末了什么都没有了。一开始,我思考能提出需求是好的,具体我可以去和他们细谈。谈完我才发现,整个交流过程是我在提问,是我在面对他们的答案在做反问。总是谁谁需要这个,我一想这个的确想法很不错,应用开来的确很好,然后再对这些想法扩展一下那么这个Idea应该很不错的。而当我开始编写,开始思考这个系统的业务规则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需求提交人,反馈制作需要的参数迟迟看不见踪影,而去咨询其他班组这个系统的业务规则他们的期望值的时候,他们说很忙,没有时间。甚至还有些等到制作完成1个月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东西。内部系统的一些功能开发是面向全区域中心的,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开始反思,是我写的不好吗?是我写出来的操作模式并不应景于现在的环境吗?我犹豫了。我开始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开始接受一套东西去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期望其他人看到这个套东西好用之后开始向我提出他们的需求。这之后,需求的确很多,去年至今未曾停止……

        人总是在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充实自己的过程中,而在区域中心却没能增长太多知识,想要换一种编程语言去书写一套新的程序解决一些原来的编程语言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样也提高了自己的能力。可是在新的知识面前,我没有老师也没有可以交流的同事,而我的书籍就在桌上,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它,时而拿过它,也只是在很疲惫中午拿它当作一个靠垫用来休息。

2012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