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9日

        如果有一天。

        我们都忽略了互相伤害的感觉,会不会还有些别的东西。

        翻看你的相片,那个属于你的微笑,越想你,只是越来越孤单。

        一张唯一留下的合影。

12月25日

        零。

        总是有那么多的悲情,里面总是包含了那么一个我。

        今天,6年,却只让我想到了那个孤独的根号三。

        我不再需要再去奢望她的怜悯,也不想如此苟且过活。

        从这一刻起,我当作她死了,是的,她死了,属于我的她死了。

        2.14 7.2 7.7 8.13 12.25

        这些数字,只当作是她的墓志铭,永远立在了这里。也把我的爱情,陪她一起埋葬了。

        “在自己还得不到幸福的时候,不要靠橱窗太近,盯着幸福出神。”

        仅留给那些还会有爱情的人们。

        人生的一生总是放弃了太多不该放弃的,坚持了太多不该坚持的。

        我想我已经努力过很多,能想到的方法,都早已用尽。

        我忘记了,100个漂流瓶也不会漂进她那片没有海的森林。

        不再追逐她的脚步,只停留在那个属于我的小角落。我就在那里等着,不再打给她,也不要再听那首《因为爱情》。

        她来于不来,我就在那里。

        终

11月21日

        初入上海。

        站在88层金贸大厦和101层环球金融大厦下,第一想法是,这里有没有蹦极,这个高度跳下来,应该够刺激。然后在看看边上的东方明珠,相对它们东方明珠的确有够渺小。

        我一直以为找周五是24号,在还没被通知出差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不是该到外地躲躲,让那个12月25日,就这样在眼前跳过。

        结果,貌似现在很简单就能如愿,等待培训结束,留在上海等到周日回家,或是周五和台州的同事一道前往。

        可是,心底为什么总还会有很多的期望,期望25日的到来,期待奇迹的发生。

        到底该如何选择?

11月19日

        加大音响,让歌曲来影响我的心情。

        总有这样的梦境,梦境中她的长相停留在最后见到她的那一瞬间,还是那么的憔悴。梦的时间很短,梦里的时间却却很长。留恋在那个梦境不愿醒来,即使我明白这只是一个梦罢了。

        绣球说,他也经常会梦到她,只是他总是很平静。

        我真想说,我不是小德我不会宁静,我是战士,我只会狂暴……

随笔

        每个人心中,总有那么一堵高不可攀的心墙,什么时候面对一个人,你卸下了所有的防御,那么你是爱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标尺,它有各种比例尺,用来衡量得失,却没办法去衡量在一段爱情里的得与失。

        时间如流星般的划过,天气也逐渐的转冷,那句“没有雪的冬天我们当它是春天吧”的语句,最终成为绝唱。掩埋在心底。

        那个在电影院让我闭眼,拿着唇彩骗我是唇膏给我涂抹,还让我去买奶茶的那个女孩终究不在了。

        我是否可以当作她真的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