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

        三十天。

        时间到底是什么,就是转眼就是一星期,然后却不知道这星期做过什么。

        此刻,很想她,莫名的想。

        昨天在看贴吧的时候看到一个特殊的群体,描述的是一种梦,清明梦。简单的说清明梦是一种当你睡觉时做梦,而在梦里你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做梦。比较复杂的是,这个时候你是可以控制梦境的。我感觉有点神乎奇乎,但是又想知道自己是否走进这样一个梦境。

        没有人永远18岁

        这几天我突然想到她写的那篇文章,然后我发现了一个为什么的答案。

        25岁了,都不天真的,不容易相信一个人了,很难知心了。越长大越感觉到世界的复杂,爱情的天真的产物,我再也不是那个18岁,对刚交往的女朋友说,我不是找女朋友,是找老婆,这样的话语。

        6年,这个关于时间的话题,总能让我给它找出点答案。

        爱的深了,伤的深了。就走不出来了,找新的爱情的时候发现自己一直在比较,却又因为之前的深爱,她变成完美的标准。

        那么比完美再好的是什么呢,必然这个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11月24日

        刚开始,我只是想到了,24了,25就在明天,然后又想,下个25也就在眼前了。

        翻翻去年这个时间的日记,发现一个定理,原来这个时段我总是有断更个十来天。好奇的读读,想知道去年写了什么。结果,发现原来去年的这段时间,自己也是难受的要命。时光再次轮回,虽在单位,却依旧抵制不住两滴眼泪落下,匆匆擦拭,掩盖。

        其实这段时间,难受的时候,已经很少落泪,我以为是哭干了吧。看看今天才知道眼泪就像一口井,打水归打水,总是打不完的水,即使旱个几天,雨水来了,又是清澈见底。

        想想最近做的事情,一团糟,都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爱上另外个人,可是。喜欢?我压根喜欢不上其他人,更别提爱字。想想自己以前总说她,谈多了恋爱就学会了比较,有了参照体。现在把这句话送给自己,跟她走了一段,离别的时候依旧觉得完美,她变成了参照体。然后我得出个结论这个参照体无法逾越,我想不出我还会跟任何一个其他女人说出自己的所有,在一起时也能感觉幸福。

        打开自己的世界的大门,好难。

11月14日

        说不出的天气,说不出的感觉,迷乱的到底是什么。

        关于,她,留下的记忆,依旧在波及我的生活。特想简单些,再简单些,故事却总是不如人意。

        去超市时,也会不由衷的,买些她喜欢吃的零食,含在嘴中,咀嚼的是其中的苦味。

        有时候想想,我是进行了一个世纪大赌局,牌面越来越好,慢慢的开始自信,却装作若无其事,为了赢得她,最终把自己的一切都压上了,然后一把Show Hand。最后一切皆无,失去她也失去自我。

        其实我是忘记了,我对她说过我不再打赌了。

 

11月12日

        原来,世纪光棍节,我可以这么平淡的走过来,用起所有的聊天工具,各种各种,随便找几个朋友电话扣起,日子就这么过来了。

        有些话,总是应该留在心底。说出来,只是……

        好吧,我忘了,这里的唯一读者已经离开了,而且再也不会回顾。

        那么我送给之前哪位唯一的读者。我在想这里是不是该结束了。

        如果本身是我用来说出我的心理话给你看的地方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那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