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

        9月的最后一天。接下去将是7天长假。

        每到月底的时候我总喜欢以那句“最后一天”做为开篇。不得不说该为自己高兴又活过了一个月。

        昨晚很悲惨,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单脚跳着前行,却在最后一跳,进入洗手间的时候,摔的头晕目眩。

        原本喷了麻药都不怎么痛的脚,开始剧烈刺激我的神经,手臂上也留下了纪念章。

        脚还是没有恢复。晚上,就这么躺着吧。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了的人,也就这样了,好歹还有妈妈和姐姐愿意被我这么叫唤来叫唤去的,不是吗。

9月28日

        昨天,朋友问我,和她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怎么去完成这句对白,一句“就那样吧”试图结束这通我并不愿意提及的话题。但是,朋友却追问,我父母怎么说,她父母怎么说,今年订婚。

        我说现在和她是什么关系,连自己都搞不清楚。

        或许,是他也懂得了,我的意思。问我有没有想过换一个,也就是一开始追的时候比较累。

        我说没有什么喜欢的,而却也只是对她有感觉。

        人生一路飘飘荡荡走过二十多年,累了,倦了。却发现身边竟然一无所有。

        当我的生活已经是,连自己咳血都不见她的关心的时候,我也只是发现,她把最初爱上她的理由都磨灭了。

温州都TMD是狗

        今天看到一篇新闻,内容是温州出租车停运。然后我就想CTM的把我“停运”5天的日记给续上了。你停运或不停运都他妈的不关我事,但是砸那些不肯配合停运的出租车,我只想骂温州是个垃圾地方。

        直逼一句TMD温州太多。他们那点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就是TMD想让老子抽你们而已。

        那个动车家里死5个的,你丫的不是去找真相的吗?

        真相就他妈的要温州站的所有票务代理?你妹,原来你要的真相是钱不够。

        你他妈的就不能给老子直接点,大家都知道你想吃骨头。不就给你点骨头么,老子最喜欢用骨头砸温州了,让你吃之前也先把你砸死。

9月22日

        身体越来越差,无理由的发作,发作。

        天气开始转凉,甚至是直接变的有些寒冷。

        我开始想象两个人拥抱着,从对方的身上获得一些体温。不,不是肤浅的身体上的温度,应该是心灵上的慰籍。

        我讨厌虚伪的自己,喜欢那个无所顾忌的自己。

        虽然对你而言我无所顾忌的时候只是说明我更加恐怖了。

        我也想自己无所顾忌的时候,会有美好一点的故事,生活幸福美满些。

        谁愿意,饱受折磨着微笑。

        你那种一无所谓态度,也许就只能是这样一种结果了吧。

        谎言带来的唯一一种结果只是让我更加愤怒而已。

        我知道

9月21日

        说不说,这个日期,并不能安抚心中的癫狂。

        写下这些的事情,我只想告诉你,我已经癫狂,不要再试图触碰我的神经,任何。

        任何细节。

        既然你也不想好好过日子,那么何必哭泣,你本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不是你用谎言就能把自己装作那么的无辜。

        我是一个人,我不是神。我不是一个,这么多次告诉你我心情很差,差到快要绝望的时候。还要面对你的冷嘲热讽。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就应该会有怎么样的结果。

        恭喜你,我已经疯了

开始和结束

故事,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鼻尖的触碰,满足的笑容,这些都不相似,相似的只是一条条纹围巾。

从背后出现的嘴唇,也许是大学生时代,该有的表现,可惜我放弃了正常的大学。却从未拥有。

两人两手拼合的爱心,对我以是奢侈,更别说拥吻时。可是我从未奢侈。

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只是,没有人想过我,我只是做到了死皮赖脸的让他们角色对换个位置。

伞再小,即使只能容下一个人,但是却遮不住他们的幸福,而我呢?

他们拥有碧海蓝天,而做在公园和我看个晚霞,都不会有耐心吧。何况是幸福的。

背在身上的幸福,可是对你而言,在我的身上,是一种痛苦。

即使地面的距离再远,也能让心接触,注视这对方。影子是不是平行线都不在总要。这些动作都是你从未有的。

你有没有试过,坐在路边的台阶,不管其他人,只要身边有我。我知道没有,而其他人呢?

曾几何时,连手牵着手,对我而言,是……也许什么都不会是了吧。

 

 我是该说风大,还是该说。我羡慕他们互相拥抱着接吻,而不是……

 你的作为,让我讨厌了很多的东西,包括海,因为它会触及我本以不怎么牢固的神经。我的神经不是钢丝,虽然我真的希望它是。

从前我很喜欢雨,因为它能让我的灵魂清静,现在我很讨厌雨。不是因为你从未和我在雨中疯狂,而是我知道你会对我的付出,甚至让需要预防,自己情不自禁的时候说出我爱你。

即使,我很希望为你准备一份野餐。但是,我知道我不会的得到任何你的奖励,只需要等待,你的不耐烦和嫌弃。

故事里总写,当遇上爱的人,相吻时会不由自主的翘起脚,我总得到一双试图推开我的手而已。

如果我想要紧紧的抱在一起,那么我该知道,当我侧过脸的时候,只能看到冷漠的眼神,而你的那双手,却是我将他们放到我的身上。

和那些难度再高也要在一起的人相比,你想的恰恰相反。 

9月19日

        无意中点个“所有文章”,竟然发现昨天的日记写成了9月16日。难道我是在纠结9月16日没写日记么。

        嗯,话说今天,很忙,我发现协调是一件很难做的事情,当你发现,需要你去做协调的时候。首先你得有权利,如果没有等着头大吧。

        早晨做人员数据梳理,600来号人的部门伤不起。光重名的都5对以上了,具体?我差点都忘记早上做了什么了,还具体多少……算了吧。

        记得很清楚的是做完这东西没多久,就来了个恶心,极度恶心的任务。崩溃的任务。

        心情不是很好,因为她。每天都好累,很累。心累,即使在梦里。

        虽然很矛盾,但是我不得不说我昨天做了个美梦,梦里只有我和她。

        可惜忘记了情节。

        晚上下班打电话给她,问“你在那?”不答不语,然后说不要我管,我问在寝室,她回答”嗯”,可是她不知道,如果是我问的,她最习惯的是用嗯来骗我,因为这样好像就不是直接从她嘴巴里说出来的了。

        而“嗯”和“嗯”的不同,我能听懂。为何不直接告诉我真相。反正我都知道。

        几个电话后她生气的说自己在家里,原本不打算回家的我,飞奔而归,快速吃饭,快速梳理,快速爬上5楼。到达她家。

        见到她的感觉真好,她的气味。

        日子其实过的很累。今天无意中看到“开到荼蘼”很伤悲。

9月18日

        6只北美对虾,10个长条贝克,11个扇形贝克,13个爱心大腿菇,14段鱿鱼丝。千丝百屡的胡萝卜。一早晨的忙碌,只为给她做一份爱心海鲜面。

        下午,2点多,头又开始痛。是累了吗?

        痛的时候好想她。好想她摸摸我的额头。这样的我疼痛就能缓解了吧。

        傍晚的时候,鬼迷心窍的想起墙上空调上的黄色斑块,记得之前用水布擦拭,无果。今天抽经的想用洗衣粉试试,结果一擦就雪白了。

        找了一堆工具,开始大作业,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房间里的空调焕然一新。看去真是舒服了很多。

        末了想起擦空调前是想去理发的。出门……

        路上在思考要不要染头发,最近白发越来越多了。

        在理发店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的脸竟然瘦了很多,惊喜。

        经过了30半小时的煎熬深紫色的头发出炉了,略微修剪,吹吹定型,真帅。

        今天就这样又混迹过去了。

9月17日

        昨天是太忙碌还是太忙碌,以至于,日记都没有写。

        忙碌其实只是一个借口。

        记得昨天中午在她的校门口“晒太阳”——1小时

        记得傍晚接送她回家整理东西,回去的路上,我骑着车吻了她的脸颊,结果撞到了她的额头。

        昨晚零点三十分,睡觉。而今天早晨却6点就被吵醒,隔壁啊隔壁,我真想说马勒隔壁,你装修都装修了6年了,你还不装修完?

        我打开电脑试图把音乐的声音开到最响,来缓解你哪机器的声音,最终我失败了。

        这周,她留校,第一周,哎。说不出什么感觉。

        她说这周第一周不好跟人轮班跑回家一天,其实我是想让她陪我一天。

        可能是睡眠时间真的不对头,结果今天下午1点多躺下去,醒来的时候已经5点多了,很疲惫。

        我在预想晚上会怎么交流,是不是又是一句“我睡了”。三个字,就试图结束刚开始的通话。如果是那三个字,我想……

        我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Echo,它的音让我读的很舒服。然后我就对自己说:Echo吃饭去、Echo你该睡觉啦……

        其实这也挺有趣的。

9月15日

        最近很怪异,每天都是自然醒,醒过来以后却发现根本没到点,可是离起床的真正时间也又相差十几、二十分钟。

        昨晚被那家伙折腾的睡的很晚,早晨眯着眼睛去上班,在路上,我突然看到一个“迷你版”小鸟从眼前急速飞过,当时我就纳闷了,怎么会有这么小的鸟……

        睁大眼睛仔细看,尼玛竟然是只蜻蜓!好吧,我是有多少年没见过蜻蜓了?

        中午,问你教育学院大楼那幢,莫不知,早已搬离原来的大楼,你说的一句“我毕业那年就在那边了”,勾起伤感回忆。

        原来回忆,是这么容易让我伤感,做错的事情太多……

        怎么这么烦躁,这么的烦躁,有没有这么烦躁的!

        我要疯了!

        我TM的要疯了!

        这TM的过的是什么日子!

        要怎样,要怎样!

        下班,距离她的学校100米的路边吹风和她打电话,继续吹风。

        想象其实那不算做吹风,应该是抽风了吧。哎。如果你出现也许就不能叫做抽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