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1日

        今天,8月的最后一天。这是不堪回首的一个月。最落魄的,最难受的应该都是再这个月吧。至少,至今是如此。

        我有想过,这辈子。这一生,都不要再有这样的日子了。如果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这样对待自己。是的,我不会再这样对自己。把自己弄的人模鬼样。

        想她时,难受时,习惯看看纸鹤,看看她以前写给我的信,看看她的日记。然后嚎啕大哭,把泪流干。流干了泪,心情就能平复。哭累了,就能休息。

12:03

        想给她发短信,让她好好休息。可是,怕她说她自己知道的,不是小孩。其实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想把你捧在手心。

13:45

        听到闹铃起床,一个小时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很就没有不做梦的时候,也许因为如此,依旧梦到她。习惯的记得噩梦,对美梦却没什么印象。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人一人这样。

        睡觉的时候做梦,醒来时总是疲惫,也许是因为脑子没有得到休息吧。

18:14

        今天看了一天程序,关于.net和PHP,原本清晰的概念再次被打破。.net语法上总是感觉那么的不顺,而PHP更趋向与ASP。而原本是打算学习.net了,可是看了一早上却越看越迷糊。

        怪不得网上说会ASP的人学PHP比学习.net容易。毕竟.net将执行语句和界面分开的方式,有点类似与ASP里封包的感觉。不管是那个程序,总之如果学那么自己做一套程序出来,也就学会了。这是我认为的最快的学习方法了。至少ASP我是如此学会的,尽量把程序想的复杂,各方面都去涉及。

        不知道今天她过的怎么样,学生报名应该很累吧。可要好好休息。9点半还是发条短信给她吧,她总是笨笨的。

        东北后天去学校了,我想晚上总还是聚聚吧。

0:47

        关于事业,我的确犹豫了。我的抉择,在于她的选择。

8月30日

00:31

        望着,就这样望着空间里那被遗忘的时光,看着那些图片,它们的容貌是那么的相似。惟独我看不到那眼神里的温柔。

        小白,你在那边还好吗?

        你这样就抛弃了我,独自离开。可是知道,我有多想你。念你的好;念你的乖;念你的眼神。

        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别被欺负。

18:04

        今天是30日,距离9月还省下不到30个小时,本以为她今天应该是在学校的。应该是不会上网的吧。至少公司开会时,我找个理由出去看了看电脑发现她没有在线。

        也许是这么认为的吧,回到家也没有急着开启电脑。也只是很遐意的,吃个饭,洗个澡,换身舒服的衣服,给自己倒好水。

        可是一上线发现她在线,先是兴奋,再是担忧。看到她的签名“呜呜,别活算了–”,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问她,没有回复,应该是去吃饭了吧。我安慰自己,等她回来她应该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可别受伤,可别伤心。

        如果你伤心,我会心疼,会难受,会和你一样伤心。

        如果有什么难以承受,告诉我吧,交给我吧。你只需快乐就好。剩下的,你不需要。

18:44

        其实她的答案我不应该想到的吗?这几天学校肯定会分配工作的,肯定是又要累很的多。是的,她也是这样告诉我的。

        有些无力,发现我并不能帮她分担点什么。是的,什么都不能,我想做她的倾诉,不要她把累了苦了都不说出来,放在心里。虽然这可能是狮子座的性格吧。可是,说出来真的会舒服很多的,不是吗。

19:11

        她说要出去买蛋糕,我赖着脸皮说我也去。这样可以见到她。

21:02

        路上我们就这样聊着天,她说暂时不饿,那我说去逛逛。带着她的感觉,和以前一样的说话。我喜欢这样的气氛,不去破坏,即使自己是那么的想握住她的手。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想了多少次,手在颤抖,那的心灵上的冲突。最后理智战胜了情感。

        我能忍住的不是吗。我没有伸出手。这样的气氛不该被我破坏。让她自在些。不要有拘束,不要有距离。从明天开始,应该有十多天不能和她在网上聊天了。她开始要去学校了,肯定很辛苦。

        徐斌,记得别给她烦恼。学校给她的压力够大的了。千万别冲动,也绝对不能冲动。实在想她想的不行的,时候一句简单的问候就好。这样没压力。切记!

8月29日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今天是周日,结果妈妈忘记了吧,八点一到又来叫我起床吃早饭,哎。每次周六晚上不事先提醒她就没觉睡了。被吵醒以后总是无法再好好入睡。虽然感觉还是有点累,不过我还是选择了不睡。

        打开电脑,无所事事,看看电视兴致缺缺。也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吧,至少中间她上线跟我聊了会天,话题是家庭以及父亲。对于他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不提也罢。

        10点多的时候她下线了,然后我又回到默默等待的时刻。中午很不平静,憋的慌,心里。想她回来,想。很想,不知道有多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又睡不去。

        我害怕自己睡着了,会错过她上线的时间,会不能和她说。        

        和她说,我想她。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可是我就是想说。有些任性,明明知道说了可能会给她带来烦恼。

        可是,我抵制不了心。即使已经一直在抵制自己,不要说出来。可是呢,这也许也是压抑后的爆发。如她最近的习惯一样,4点多我如愿看到了她的头像变成了彩色。

        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斟酌好每个词语,害怕带来伤害。告诉她,我想她回来。是的,我无法接受在我的日子里没有她的存在。

        我盯着屏幕等待着她的对回答,看着她QQ音乐上放到I Love You Too,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巧合,我要听的是她说。

        可是,之后的聊天,看着她陆续放出解散爱、无言以对、七上八下。我不敢说,也不敢去询问,这些歌名是不是代表了什么。也不敢在QQ音乐上去听,打开九天音乐,和她同步听着一样的歌,我想知道她当时的心情。是的,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对面的她是怎样的心情。

        其实每次我这么和她说的时候,心里挺慌,我怕她反感,怕连这样的状态都维持不下去。怕她就这样不再理我。其实我很怕。

        这是我第二次听她说,再说吧

        我不否认,她第一次告诉我“再说吧”的时候,我那种欣喜我看到了变化。心里告诉自己,还会有希望的,不是吗。至少没有直接的拒绝。

        虽然这次,她给了一个依旧一样的答复。但,这也足够让我高兴了。

        她说明年再说,如果能是12月25日那该多好。

        我们的纪念日

8月28日

        夜,我觉得好累,开始有些承受不住。

        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凌晨,也许经受了太多,我想当一切都说明白的时候,也许他回觉悟,不会再像这样的不关心家庭

        夜,外面下着雨。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我想把一切都跟他说明,给自己灌下两大碗白酒,然后出门。就这样出门去找他,我有想过说,2点种也许我连小区的门都进去,我只能祈祷说他手机是开机的。

        的确,我很幸运。在小区门口,拨打他的电话,再不知道几个滴声过后,被接通了。我很简单的说叫他出来开门而已,没有说为什么。听着他的脚步声,我有些慌张。毕竟从小他就是个白脸角色。作为一个父亲的威严,该有的他都有了。

        我就这么默默低着头,跟着他进入房间。也许是一分钟,我没有说话,我在整理自己的思绪。其实那些在家里,我已经想好了一遍。可能是紧张,我有些说不出口。

        也许我是做对的,在出门前喝下的那些酒总还算有些作用。是的,我说了把一切都说了,让他知道其实我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关于这个家庭,关于我的所有,包括感情。

        说完之后,看着他那沉默的脸孔,我想就这样逃走。他也许不是这么想的,他想开始说他的故事。我告诉他,听可以,但不要把那些坏的都隐藏掉,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结果也许真的事与愿违。他还是那样,当我听到一半时,已经无法在继续听下去他的那些谎言。没意义。他无药可救,我甩门而去。

        就这样继续骑着车在街上游荡。像孤魂一样,对就是这样的。

        应该是3点多,我回到家里。当时我想,就这样逃离吧,简单的整理些衣物,去火车站。买上离这最远的车票,逃离这里。让所有人都找不到我。而我,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新的环境。我有想过去香格里拉,那个失去的地平线。流放者的天堂。

        我开始写我的故事,我想总需要留下点什么。却发现,写了很久,自己的故事很长。在我拖着疲惫的双眼的时候,依旧没有写完,我开始写到她了。写到那个我爱的人。

        我又想到,我不能就这样离去。在一个连她都没有的城市,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没有给故事写上结尾,因为我当时的确没有写到结尾,也就是现在。

        晚上,我继续书写着我的故事,却发现,自己的情绪波动太大了。没有办法再写下去。

8月27日

        晚上一直在忙,老班的设计稿件,挺无奈的一个结果,但至少有始有终了。对自己算是一个交代了。

        晚上,和她聊天开始激动,开始有些把握不住情绪。还好的是,只是发送着QQ消息,不像语言那样能让她感受到吧。

        和她说了LJ和JJL的故事,我很羡慕他们。是的,很羡慕。说不出有多羡慕。我羡慕LJ他能拥有这样的女孩是他的福气。

        他们的故事不像小说,更加现实。而看看自己,活脱脱的一个应该只能在电影和小说里碰到的情节。我希望这不是一部美剧,因为美剧不是以悲剧结尾,就是一个让人遐想的无结果。

        其实我们过程的确也不像美剧,没有那么的跌荡起伏。

        对你,我做到100%的坦诚,我做不到对她隐瞒一丝一毫。想她就告诉她;念她就告诉她。不放在心里。敞开心扉是好的。至少,现在我看来。

        大笨蛋啊,我每天都在想还能为你做什么,只要是没做好过的,我都想让它完美一次。也许真的一次就好了,付出一切的时候,总是不计较结果。虽然我是个那么喜欢探究结果的人。

        每次,和她说话,我总有个愿望。我希望,谈话永远也不会结束,就这样持续下去。我不喜欢没有她消息的时间,但我又不能无时无刻的去找她。是的,我不能这么做。

        语言,有些时候真的很伤人。在冲动时,学会闭嘴。

        夜已深,睡吧。我去梦里找她。

8月26日

        心理很乱,说不出的乱。

        从昨天晚上11:30分开始,这个时间没有什么特别意义。出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只是保持现在这样的心情到现在。

        一天,整一个白天,没有一点心思写东西,甚至到了家里,也持续在着10几分钟动个键盘的速度,书写着些什么。这个速度有些惊人,不太像自己。我好象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的随心写作。心里想什么就码上什么字,就敲打着键盘。我喜欢原本的东西,这么多年,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用着智能ABC,我从没想过更换什么输入法,也不想更换。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昨晚我跟她出门了,是自己自告奋勇把自己推荐上去的。很快就冲出去弄头发了。出门时其实我想到过很有可能她是不会出来的。可是,我不在乎。是的,我不在乎,不在乎自己为她做了什么是否需要结果。我不在乎自己的一切,除了心。

        我很愧疚,让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跟我逛街。有些愧对于心,更多的是自私了。我不太喜欢自己的自私,当然,只表现在对她。我有想过,这一生,是否依旧这样的持续。相对于天蝎座的任性,在我身上得到了一个完整的诠释。

        我很矛盾矛盾往往是,自私和爱两方面的冲突。而自私身又是因为爱。这个不是谢霆峰的《因为爱,所以爱》。爱其实从来就没有什么因为。更别谈什么所以。

        长大了成熟了更加明白了,爱,这个字。我的心似乎没有想做任何改变的迹象,我也不需要它做改变。因为能尝试的已然很多。现状是满意的,我不想要求太多。不想给她太多的压力。我知道压力的感觉,那种透不过气的压力,很难承受。让她轻松,是我想做的。

        我有点发觉了,自己变的细致,甚至超过了刚和她在一起时。一种小心奕奕的态度。语调,动作。我只想说再难,再辛苦,自己承受就好。如何可以那就帮她也分担一切。男人的肩膀总是应该抗起一些责任,我不再是一个小孩子,跨入了社会。就应该懂得了这些。

        我的性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开始时自己都不知道。然后慢慢的开始发现,到现在的确定。

关于《卡农》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有那么一个德国男孩, 10 多岁的时候因为他的祖国遭受了战争,他被迫和亲人失散 ” 。很久以前,这个叫帕赫的男孩因为战争,成为了孤儿,他跟随着同样受到战乱流离失所的人进入了英国,他们大部分语言不通,只能以乞讨或者偷窃度日。帕赫逐渐和其他进入英国的同胞失散,他流浪到一个镇子,这里风景迷人,民风淳朴,在这里,他甚至能乞讨到新鲜的面包。语言不通的帕赫只能伪装成一个哑巴,一天他来到这个镇子的一个村庄,在村庄漂亮的教堂外,他听到了优美的钢琴弹奏声,音乐不分国界,帕赫立刻就被这迷人的音乐所吸引。帕赫始终在教堂外徘徊,直到钢琴停止了奏鸣,他才从窗户往里头张望,一位琴师优雅地坐在钢琴前,如同抚摸自己的情人一样抚摸着琴键。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帕赫始终躲在教堂外倾听琴声,他不敢和其他的村民走进教堂,在陌生的国度,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异类。

         弹奏的琴师有着仅低于教父的地位,连镇子上的一些名流望族有时候也来这个教堂,倾听琴师的演奏,诚心地做着祈祷。琴师在第三天就注意到了帕赫,他看到每次演奏的时候帕赫就在教堂外倾听,又不敢步入教堂。琴师是个博学的人,年轻时他曾四处流浪,即便到了现在 40 多岁,他还是孤身一人,他决定将自己的余生奉献给上帝,希望自己的弹奏能够感化更多的人。一个月后,琴师收留了帕赫,帕赫成为了他的义子,他倾尽所有的精力,教帕赫识字说话,同时也将他的琴技和对音乐的理解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帕赫。

         帕赫凭着对音乐的疯狂痴迷和领悟,只花了数年时间就让琴师觉得自己老了,自己的义子在音乐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他。除了镇子上的名流来之外,平时的一些演奏琴师都让帕赫来完成,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已经成长为一个有着坚毅轮廓的青年,他已经被村子中的男女老少所接受。时间过的飞快,帕赫已经 20 岁了,他的义父也将近 50 岁,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镇子上最富有的盖布勒家来到这个教堂,盖布勒家年轻的次女芭芭拉是个全镇出名的美人,虽然还未到婚配年龄,她的父亲早已为她准备了一条未来的道路,那就是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

         芭芭拉对钢琴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有兴趣的只是帕赫,作为名门家族的千金,她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养,她无法向帕赫说出自己的心思。芭芭拉经常带精美的零食来给帕赫吃,相比而言,她更喜欢和帕赫相处,和帕赫交谈。帕赫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芭芭拉有着天壤之别,他受义父的嘱托,尽心尽力地教着芭芭拉钢琴。追求完美的帕赫无法容忍芭芭拉对于学钢琴的态度,他尝试了各种方法,甚至用责骂来对待芭芭拉。芭芭拉,可怜的孩子,为了能和帕赫在一起,她什么都乐意,那怕是帕赫骂她,只要帕赫和她说话,她就觉得无比开心。

         琴师的并重让帕赫越发焦躁,他回忆起自己和义父学琴的时光,他觉得自己不能再陪芭芭拉这么耗下去,他脑海中有太多的乐章,他要把它们写出来。终于有一天,帕赫对着芭芭拉大发脾气,他甚至说出了让芭芭拉滚蛋这样的话,芭芭拉伤心地回到家,他的父亲又带给她另一个沉重的消息,他已经帮芭芭拉定下了一门亲事,将在不久之后完婚。琴师将自己的一生终于全部奉献给了上帝,他离去时满足地拉着帕赫的手,说帕赫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天使。帕赫没有接替琴师的职位,在得知自己的女儿一直在和这个青年学琴,甚至对帕赫产生了爱慕,芭芭拉的父亲托人将帕赫招入军队,前往战场。

        在帕赫前往生死未卜的战场,芭芭拉受到了父亲的逼迫,提前举行婚礼。在举行婚礼的前一个星期,芭芭拉偷逃出来,在她和帕赫坐过的琴椅上,她抚摸着琴键,就像抚摸着帕赫的脸庞。芭芭拉用一柄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她伏在钢琴上,任由鲜血流落在教堂的地上,她仿佛觉得帕赫在她的身后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敲打着琴键,他们就像合二为一,倾听着美妙的音乐。芭芭拉的父亲勃然大怒,他甚至想找到司令官秘密处死帕赫,战场上的伤亡是如此之大,司令官安慰他帕赫绝对会死在战场上。

        经历了义父过世,又被应征入伍,帕赫无比怀念在教堂弹琴的日子,无比怀念芭芭拉,他明白芭芭拉的心,只不过当时他对完美的追求蒙蔽了他的眼睛,他本该早就发现,芭芭拉爱着他,他也喜欢着芭芭拉。每天夜里,他在脑海中勾勒着芭芭拉的轮廓入睡,他想为芭芭拉做一首美妙的曲子,作为礼物奉献给芭芭拉,同时,他要向她求婚。每当战场艰苦的时候,九死一生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芭芭拉,她的音容笑貌,她在他弹琴时偷偷望着他的漂亮眼眸,他用尽他的全部心血来谱写这首曲子,他借鉴了前人,又在基础上加上了自己对音乐和感情的深刻理解。

        当他带着写完的曲子和留下了不少伤痕的身体回到镇子,他却再也找不到芭芭拉。村子中的人告诉他关于芭芭拉的事情,他在盖布勒家漂亮的庄园前大声哭泣,他祈求每一个路过的人告诉他芭芭拉埋葬的地方。他哭得声音嘶哑无法说话,眼睛肿了起来无法看清,芭芭拉的父亲容忍了他,但是也告诉家里的所有人,不能透露任何芭芭拉埋葬的地方。帕赫被村子中的人抬回了教堂,他抚摸着琴键,就像抚摸着芭芭拉冰凉的小手。

        一个星期后,帕赫邀请了村子中的所有人来到教堂,他从怀中拿出谱写给芭芭拉的曲子,忍着泪水弹奏了这首曲子。就像水 ** 融,萤火虫环绕,曲子中的曲调紧追着另外一个,它们追逐在一起,缠绵在一起,直到最后的一个和旋才紧紧融合在一起。 “ 现场听的人都留下了泪水,这就是你刚刚听到的曲子,来自帕赫贝尔所谱写的《卡农》 ” 。